keke

想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第十五天!甜腻的熊本楷把翔!


Homi百栗米:

!很蠢

!通通由右至左

!自己都不知道在畫什麼了

!周澤楷的臉根本沒露出來過,對不起。

!我都搞不清楚這是熊本熊孫翔還是周澤楷孫翔了!!!!!!!!

晚安 我是最後一天。

用了自以為很好笑的幽默畫了!!!

會在補上一個拿下頭套的小周TDT!!!

大家都辛苦啦,麼麼哒!

第十四天!花魁翔肛周不成反被肛!

你进来是因为虾锅好吃吗?:

第14天。

啊 对 又是我 我臭不要脸的又画了一天

花魁翔



也不是特别好看将就看吧

第十三天!恭喜小周达成双杀!


缄口于心。:

周翔十五天的第十三天!之前没什么画条漫的经验拉低整组水平请见谅…。

说不清楚是个什么世界观!就当是两个性格精分吧[你

下一棒的太太请接好♥

Hhhhhhhhhh!魔性的第十二天!头条都是周翔!


HOH:

终于赶上了!!!!第十二天!!!

情人节出去撩妹了大晚上的才来搞简直orz

【这个设定是#头条都是他#   各种OOC 画技潦草

画风部分鬼畜 恶搞向←用节操作证绝对不是黑!!!【感谢三位评委依次是王杰希 叶修 韩文清


最后周翔大法好!!!各位情人节快乐!!嗷嗷嗷我爱你们【谁要你爱!#

下一棒接好哦~~~


第十一天!CATE AND DOGE!


霜鹘阑歌:

第十一天!!!出了点意外所以让基友帮忙发了(ง •̀_•́)ง
就是想疼爱一下幼崽翔翔嘛ԅ(¯ㅂ¯ԅ)【不】
照片什么的……凑合着看吧【安详躺】
拉低了组里的平均水平真是对不起OTZ

第十天!夺取心大成功!驱魔周加油啊!


点滴小事:

实在是没条件,照片拍出来就这样了,我对不起组织ORZ其实一点也不好看QWQ

很开心参加这次企划,这里负责第十天,一个驱魔师x狼人的paro,周翔我就是想不到虐梗!就是要甜!

【周翔】Hunter

第九天!魔兽翔翔的心DOKI~DOKI~

麻辣香串儿:

Saving people hunting shit(……


周翔十五天-第九天!没错!今天是我!……


前面有太太写了POIparo,我就愉快地写了SPNparo【【


也不算是什么paro……just前期刷小怪模式


写得很潦草……请原谅一个看不清屏幕的麦粒肿患者!【


————————————


孙翔挑了个风水不怎么样的房间,鬼鬼祟祟地躲在衣柜里蹲点。好不容易听到时钟的零点报时,迫不及待地出柜了。


房间属于这个家庭中唯一的一个小孩,月光被厚重的窗帘挡得密不透风。唯一的光源在床上,小孩竟然这个时间还没睡,用被子蒙着头不知道在玩什么,薄被里渗出蓝幽幽飘飘忽忽的光。孙翔打开柜子门的瞬间被这团光吓了一跳,开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小孩子警觉地飞快熄灭了光源一掀被子坐起来,于是孙翔被吓了第二跳。


小孩子看着缩在他衣柜里面色惊恐的鬼,觉得这真是自己见过的最蹩脚的鬼了。


 


周泽楷打开车子的后备箱,看着里面的一大堆武器和奇怪的装备,感觉心情十分复杂。


这次的穿越竟然又没有和孙翔在一起,孙翔会是怎样的角色也完全没有头绪。要命的是这一次的世界观也是相当恶心,没猜错的话周泽楷应该是一个猎人,而孙翔要么是他不知道去哪里浪了的搭档,要么,就是他的猎杀对象。


周泽楷回了旅店,大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用品,没看出任何与第二个人一起生活的痕迹,手机通讯录里也干干净净,没有孙翔。


看来自己是一个寂寞的hunter……。周泽楷叹了口气,打开摆在桌上的电脑,开始试图寻找到关于孙翔所在地点的线索。


如果是孙翔的话,肯定会想办法让他找到的。


 


孙翔也确实没有让周泽楷失望。虽然受到了来自小孩子的嘲笑,然而孙翔当机立断稳定情绪化成一团狰狞的黑烟消失——其实就是躲回衣柜里。这下小孩子笑不出来了。


半个小时后周泽楷在论坛上刷到了关于出柜鬼的帖子。


周泽楷笑成了神经病(并没有)。


 


因为小孩子不敢再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孙翔也就愉快地霸占了人家的床,无聊地把小孩游戏机里的所有小游戏记录都刷新了一遍,又开始在床上滚来滚去。


讨厌……周泽楷怎么还不来啊。


热恋中的人最无法忍受分别。如果说前几次的穿越都可以被当做和恋人一起渡过的甜蜜的旅行与冒险,这一次就真的让孙翔觉得十分难受了。迟迟没有找来的周泽楷让他焦虑,他和周泽楷身份上的对立又让他觉得不安。但是不管怎样,还是先见到周泽楷才能让他放心一点。


正想着,前厅传来敲门的声音,房子的主人和来访者站在门口小声交谈,听不真切,但似乎来者是个陌生人。


孙翔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从衣柜里冲出来飘到前厅,客厅的巨大吊灯因为他的出现闪了两下就熄灭了,来访者背朝着他,孙翔抹了把脸就往那人身上扑,“周泽楷你可算来了这一天都快过去了!”


那人警觉地一转身,一言不发间就已经朝孙翔的方向开了一枪。所幸房间的光线太暗,孙翔下意识地一闪身就躲了过去。来访者不依不饶地补了两枪,小孩子尖叫出声,孙翔被这突发事件搞得头晕脑胀,连滚带爬地逃回楼上。脑子里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如果是周泽楷的话,至少枪法会比这个人好很多吧。


猎人装好了子弹,简单安抚了两句惊慌失措的一家人就追到楼上来。孙翔听着模糊的猎人的声音无奈地闭了闭眼,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周泽楷。


脚步声一点一点靠近,孙翔咽了口唾沫,想着实在不行就只能离开这座房子逃跑了,虽然这样做有可能让周泽楷在这一天之内自始至终都找不到他,但好歹也比挂在这儿强。他听见EMF的响声和枪支上膛的声音,咬咬牙正准备冲出去跑路,却又听到遥远的前厅又传来一声门响。


在他藏身的柜子被慢慢拉开的时候他终于听见门口传来一声急切而熟悉的叫声。


“孙翔!”


周泽楷站在门口,一只手举着霰弹枪,稳稳地对准了房间里的猎人,“放过他。”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另一个猎人,周泽楷抓着孙翔和这一家人告别。另一个猎人被搞得莫名其妙,周泽楷只好告诉他这是自己养的小鬼宠物,气得孙翔咬牙切齿地偷偷在他屁股上掐来掐去。小孩子回自己房间检查了一下,发现游戏机里所有小游戏都被刷出了一个他自己永远不可能打破的记录,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周泽楷委委屈屈地替孙翔道了歉,又暗地捅了孙翔一把,逼着孙翔保证了自己一定不再到处作乱,才总算一起回到周泽楷的车上。


“这样真的好吗,你这个结局不太对劲啊说好的猎鬼呢……”


周泽楷把他摁在副驾驶座上,“猎到了。”


“喂你这算是猎到了吗!猎到之后要干掉啊,你把我带走是怎么回事!”


“干掉?”


周泽楷扭头看了他一眼,孙翔警惕性太低,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还仗着知道对方不会杀他,在副驾驶上得意洋洋得寸进尺地挑衅,“你这样根本就不算尽职尽责的hunter,太失败啦,相比之下我这个鬼扮演的就很不错……”


“不算?”周泽楷又心不在焉地重复了一句,探身凑近孙翔,在他脖子上啃了一口,轻声哼了一句,“Hunt you down eat you alive♪……”


“……靠!!!!!”


 


在这一天即将结束的时刻,猎魔人周泽楷愉快地把他的猎物吃干抹净之后丢在后座,哼着断断续续的歌发动了汽车。




-END-

【周翔】暖暖

第八天!Lo娘翔与基佬周!

千树_羊习习快到姐姐怀里来:

#周翔十五天的第8天√


#一个充满Lolita元素的世界,算是一个胖成球还要穿咯裙的lo娘的内心世界吧!如果周翔去了这样一个世界www,会不会很好呢!


——————————————————


孙翔感觉自己像是在云端。


身下软绵绵的触感舒服极了,让孙翔不想张开眼,只想就这么睡着,可是他又不得不醒过来,他想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旅行已经到了第八天,孙翔已经习惯了每天睁眼就是一个不同的世界,虽然他搞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会在不同的世界里穿梭,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孙翔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反正这一天过完了,就又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孙翔楞楞的看了看自己,粉红色的高腰小裙子,下面是一层一层的白色蕾丝,裙子上小猫的图案特别可爱,后腰上还系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在举起手看看,白色的姬袖,袖口很大,也坠着不少的蕾丝,快到肩膀的位置还有一个蝴蝶结,小圆口的领子特别可爱,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珍珠项链。抬手摸摸,头上还有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一串珍珠垂下来,整个人萌的不要不要的。


而然孙翔此刻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这都是什么鬼?


然后他立刻反应了过来,直接伸手去摸自己的胯下,嗯,还好,没少东西,就说明这个世界他的性别并没有改变。但是女装?


然后他想到了周泽楷,孙翔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周泽楷的身影,他皱皱眉,从床上爬了起来,孙翔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了一张欧式风格的床上,床正居房间的正中间,房间并不大,但是满屋的娃娃和粉色的墙壁,把房间打扮的特别可爱。


可爱!!又是可爱!孙翔貌似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了,可爱的小裙子,可爱的饰品,可爱的房间,这个世界,到处充斥着可爱的气息,简直要把人腻进去。


可是时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找到周泽楷!


可是到哪里去找呢,孙翔并不熟悉这里,他只能一步一步的摸索,房间只有一扇门,孙翔朝着门走去,拉下粉红色的门把手,却不想门自己开了。


门外站的就是周泽楷,不过他穿的和孙翔可大有不同,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咖啡色的马甲,马甲上还挂着一些金光闪闪的,小玩意。里面的白色衬衫,领口也有蕾丝,不过和孙翔的比起来,并不是很显眼,他下身穿的是一条很有朋克风格的马裤,擦的亮亮的尖头皮鞋,手里还拿着一根手杖,在配上他那张帅气的脸,简直就像是中世纪欧洲的绅士。


孙翔对着周泽楷愣了那么几秒,然后他马上反应过来。


草!为什么自己穿的是裙子周泽楷就穿的这么帅,这是什么设定!


很抱歉,孙翔同学,这是作者的私心×。


周泽楷看孙翔也是愣了好多,平时穿男装的孙翔确实是帅,但是还是没有穿女装显得惊艳,这个世界里孙翔并没有变成女生,仍然还是男生的身体,实话说,男生穿女装会显得很奇怪,但是周泽楷完全没有这么想,他只知道现在在他面前的是孙翔,他的男朋友孙翔,就这么穿着一条可爱的小裙子,脸上还不知道是因为被周泽楷看到他女装的害羞还是因为觉得小裙子穿起来好耻而泛红,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翔也被周泽楷盯得发毛,抬手抬手准备饶饶头,却发现头上还带发夹,到了翻白眼把手放下来,他才别别扭扭的开口。


“喂,周泽楷,你看什么。”


“你好看”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这却让孙翔更加脸红,孙翔小声嘟嚷着。


“切,穿男装还这么骚包。”


“什么?”周泽楷并没有听清楚孙翔在讲什么,疑惑的望过去。


孙翔并没有理他,而是直接越过周泽楷走出了房间,外面是一个很长的走廊,貌似链接着不少的房间,孙翔一间一间的看过去,有像刚刚那间房一样的打扮的很可爱的房间,也有洛可可风格的,很古典的房间,每间都不一样,但是让人完全不会感觉到有什么违和的地方。


走尽了走廊,才看到大厅,那真是豪华极了,不过孙翔并没有过多的观察客厅,他直接走过去,打开了大门。


那是一个新的世界,此刻孙翔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街上到处都是穿着裙子的少女,风格不同但是都很华丽,她们迈着小小的步子,说话声音也是小小的特别秀气,街上的风格也是洛可可。


“周泽楷你过来,”孙翔相后面的周泽楷挥挥手,示意他走向前来,“我觉得我们掉进了一个只有女人的世界。”


周泽楷走上前,并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不停的打量着眼前的街区,然后他用手碰了碰孙翔的肩膀。


“忍一忍?”然后他又想了一想,“要出去?”


“切,出去看看吧。”


孙翔想都没想就跨出了大门,周泽楷紧跟其后,还不忘顺手吧门关上。


他们两个走在路上引起了相当大的关注,孙翔本来是想着街上人都这么穿,那么他穿小裙子就不会引起人的注意,才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可他没有想到,本来他一副男人的骨架,再加上身边还跟着穿着一身基佬装周泽楷,关注度立马就上去了。没想到还是被围观,孙翔有些拘谨,眼神也不自觉的乱飞。好在这里的女生都是淑女,并不会做出围成一团么情况。


周泽楷依然是发现了孙翔的不自在的,虽然他在前面的旅行中有过变成女生穿女装的经历,但现在,他的性别仍然是男生的情况下,穿着这么一条可爱到爆饿裙子,还是太为难他了。


周泽楷走到孙翔的身边,拉起了孙翔的手,却被一把甩开,他还是继续去拉,这回孙翔没有甩开,他皱着眉小声的跟周泽楷说话。


“你干嘛啊!快放开我!”


“不……别慌,有我。”周泽楷看着孙翔,目光很坚定。
“切”孙翔别扭的移开视线,但他确实是安心了很多,想着不就是女装么我又不是没穿过,他就没什么不自在了。


他们就这么一直在街上走着,时不时地还会说几句话,当然大多时候是孙翔在吐槽,周泽楷在听。


聊天的时间总是变得很快,本来两人醒来时就不早了,这又走了这么久,正午都过了,他们决定找点东西吃。


不知道这个世界应该用什么来买东西,迷茫的两人却被告知这里的食物是不需要付钱的,需要的只是拿物品交换。


两人对视。孙翔毫不犹豫的吧手上亮晶晶的手链取下来,交换了一顿下午茶,茶点也很精致,不过对于孙翔和周泽楷两个人来说,分量真的是太少了。


吃完后他们两并没有很快就离开这家店,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孙翔起了困意。


他歪坐在了沙发上,周泽楷也坐了过来,他把孙翔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让他睡得舒服点。


孙翔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但是还是抵不住困意,就在他快睡着的时候,周泽楷听到他喃喃地说了几句话。


“什么时候结束啊……周泽楷……嗯”


然后便没有了声音,像是睡着了。


周泽楷低下头,在孙翔的额头上吻了一口,他知道孙翔的顾虑,他们并不知道旅行会在什么时候结束,他们每天穿越了一个世界,每天都需要去适应一个新的世界观。


都说新事物会让人恐惧,那么他们两个人已经走过了八个不同的世界,经历了大大小小不同的事情,他们会有陌生感么。


实际上,陌生感肯定会有,而周泽楷并不觉得自己会恐惧这种每天都会有的陌生感,因为他的好队友,他的好搭档,他的爱人就在自己的身边陪着他,这样,会有什么畏惧的人,虽然他们每天的角色都不相同,但他们还是他们,有的东西永远不会变,比如说他们对彼此浓浓的信任,和爱。


周泽楷也相信孙翔一定是和他一样的想法,爱情的路上他们走了很久,那么他们也可以走的更远!


气氛正好,爱意正浓。


————————————————————
实际上标题和文并没有什么联系×
前后风格永远不一样的我!坐等掉粉×
实际上真的很喜欢这样的设定!!然后把周翔带入,自己也是高兴的!

第七天!大尾巴狼和暴力小红帽!


南兮Lexi:

【周翔小红帽prao】
我还暗搓搓地画了个封面orz
然而我好喜欢草稿流[。
剧情分镜一点也不连贯…看得懂的话…就尽量看吧…………

【周翔】无间双一

第六天!铁血爷们燃烧的爱!

图个叶子啊啊啊!!:

*周翔15天企划,上一棒戳这里:


*看名字就知道梗系列






有你就好了。


周泽楷的额头紧贴着孙翔的,难得有这样温存的时刻,似乎时间在此时静止,只有空气颗粒缓缓游移。


但这,绝对不是最后的结局。这几日的荒唐经历逼迫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自己的新身份,没有任何征兆告诉他们接下来经历的究竟是不是最后的一天。


所以,他们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按照新世界的新身份行事,过完那未知的一天。


如同身陷无尽轮回一般让人无可奈何。


不过还好,他们不是孤身一人。




睁开眼的时候,云朵的影子投在枕边,微冷的空气与淡淡的湿雾感提醒着这正是一个崭新的清晨时分。


孙翔伸出手,张开再握拳。熟悉而陌生的身体控制感,他变回来了。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陌生的房间布置昭示着这场冒险还要继续。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罢了。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这一切?孙翔砸了下床垫,眉头蹙起:


“周泽楷,我们又到了个新地方!”他习惯性转头去看周泽楷,然而身边空无一人。不仅如此,他躺着的是张单人床。


孙翔一下子愣住了。


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天稀奇古怪的历程,可是他和周泽楷从来没有分开过!孙翔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赤脚踩在地板上四处张望着这个房间。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房间,没有任何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他推开门出了卧室查看其它的房间。


周泽楷哪里都不在。毫无疑问,自己所处的是一个小公寓的某室。充满的尽是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孙翔觉得自己此时有些冷静过分了,除了最开始发现周泽楷不在身边的那刻有些慌乱,接下来自己的头脑清醒无比,做出的推断自然而然。总之先要确认现在自己是个什么玩意,然后就去找周泽楷。


没错,一定要找到周泽楷。孙翔下定了决心。


他打开衣柜,眼前是七八件一模一样的蓝色羽绒服。孙翔抽搐了下嘴角,难不成这个世界的自己还有什么强迫症?他把那堆衣服揽到一边,在角落里发现了些日常的服饰,可惜都皱巴巴的不成样子。孙翔向来在意形象,这种衣服他是不会穿出去的,正当他想要再接再厉找衣服的时候,一室寂静被急促的铃声打破,孙翔顺着声音在枕头下面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是闹铃。备注是:起床,今天有分析会。


什么鬼?孙翔简直无语,现在他一片茫然,还管什么分析会不分析会?他翻了翻手机,记录下了X宝上默认收货地址——虽然也就只有一个地址。等会儿肯定是要出门的,要是出门回不来了就惨了。孙翔顿了片刻,随即自嘲地笑了笑,心说自己真是傻了,明天还指不定会到哪个新地方呢,还管用不用回来。


手机里通讯录的号码不多,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最显眼的是那个“巨时钦”。得了,小事情跳过变成大事情的步骤,直接变成巨事情了。可怕。


然而他并不打算拨号过去,开玩笑,万一露馅了就糟了,毕竟他现在什么都没弄清楚,只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疑似有强迫症。孙翔继续探索手机里能够获取的信息。有点奇怪,有最多通话记录的,却没有输入到通讯录里。


孙翔把手机放在一边,然后就看到床边椅子上摊着的衣物,好歹是条西装。孙翔松了一口气,拎起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掉地上了。他低头一看:


皮夹?不……不仅仅是皮夹,压印着的图案和字样足以说明这是何物,孙翔咽了口唾沫,翻开一看倒吸了口气,这玩意果然是警吅察证啊。


内卡上是他自己的脸,背面写着他孙翔的大名,职位是一级警督。


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之前经历过pol的世界观?孙翔翻了个白眼。现在的他不知道警吅察局在哪里,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怀疑。算啦,走一步看一步,还怕了不成?


站在镜子前的孙翔看清了这个世界的自己。嗯,没有太大变化,依旧很帅。只不过……


“卧槽,我这头发怎么烫过啊!???”




与此同时。




周泽楷坐在红木办公桌前,把玩着手里的枪。穿着的西装妥帖地包裹着身体,每一处的线条都恰到好处,量身定做的服装将他的气质衬得成熟了不少,那张脸实在太过出色,只是安静坐在那里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周泽楷根本就习惯了被注视,他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这把枪上。毫无疑问,这把枪是真家伙,而手上的茧又说明着这个世界的自己用枪已多年。周泽楷有些庆幸经历过,不至于让他看见枪那么无措。


“少当家,请问今天的安排?”


看上去有几分像江波涛的手下毕恭毕敬地在旁询问,周泽楷清楚他不是那个熟悉的人,根据自己醒来观察到的来看……这个世界的自己对外的身份是商人,而真正的身份,恐怕是黑吅社吅会啊。


周泽楷感到很心累。


“少当家?”


“你的名字?”周泽楷问。


那人迟疑了一下,老老实实回答:“江洋。”


“你觉得,应该先做什么?”


江洋有些疑惑地看了周泽楷一眼,“这个,随您的心情。”


周泽楷只是看着他。


“我觉得,您还是先把眼镜戴上吧。”江洋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否则兄弟们可能会一下子习惯不了。”


周泽楷拿起手边的金丝框眼镜,慢条斯理地给戴上了,他有些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就没有近视,为什么一定要架着副平光镜呢?


而轮回组组员江洋则在心中不住腹诽,他实在摸不清自家少当家的想法,每周一对着玻璃窗规划一周路线就算了,为什么这次连个说明都没有呢?还是说,果然是要自己先开口询问?


江洋缓缓问道:“少当家,恕我冒昧问一下,您这周走的是什么路线?”


什么什么路线?周泽楷非常茫然。但是心下一动,随即露出一个局促却有些坦然的笑:“失忆。”




孙翔的情况不算太糟,他打车到警察局,恰好遇到了他的同事,那人有点像肖时钦却比肖时钦要丰满许多,孙翔在心里暗想这位一定就是那个巨事情。巨事情笑着跟孙翔打了招呼,孙翔点头示意,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孙翔稍走在他身后半个身位,看上去是半路遇见顺道走,实际上是跟着他到了自己的办公地点。很好,办公桌好好地贴着名字,一看就能找到。孙翔松了口气,习惯性地开了电脑,习惯性输入自己生日,电脑不出意料地开了。正当他想要看看电脑里头的资料之时,巨事情踱步过来:“这回你别想翘了。”随即扯着孙翔去开分析会。孙翔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啊果然这种事情这个世界的我也很讨厌。然后就被拽着走了,没有一点点防备。




“那啥,我要干什么吗?”孙翔问。


巨时钦看着他,移开目光非常轻快地回答:“什么都不用干”


“哦。”孙翔不疑有他。老老实实窝在最后排掏手机玩,这手机还是翻盖的,里头最多能玩个贪吃蛇。孙翔正专心致志玩着呢,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有人打电话过来,孙翔脑内警铃大作,看来电显示是之前那个通话次数很多的号码。孙翔看了眼周围,猫着腰从后门离开。


原本专心致志记录的巨时钦放下笔,望着孙翔离开的背影,表情十分凝重。




“喂?”


“孙翔。”


熟悉声音熟悉的停顿,电话那头是谁孙翔根本不用猜。在一段很长的停顿之后,孙翔轻轻问了一句,


“你在哪儿呢,周泽楷?”




孙翔今天穿的是一件深色条纹的西装,紧贴肌肤的衣料将他的身形勾勒地非常完美,不如说,有些紧身了。裤子似乎有些短了,露出一小截脚踝。


周泽楷很努力地将目光从孙翔的脚踝上移开,然后就看见了孙翔正诠释着什么叫做目瞪口呆。“你……你戴什么眼镜啊,感觉好微妙。”虽然语气很嫌弃,可孙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那点红晕周泽楷没法说服自己忽视掉。


他们约定在一间咖啡屋见面,随即孙翔被一个看着有些像江波涛的人领着到了内室。然后离开并贴心地关上了门。


是的,这家店是周泽楷名下的产业。


是的,内室无人在旁。


虽然他们分开的时间总体而言并不长久,但是似乎如同经过一个世纪般漫长。意料之外的结果是谁都没来及说什么。孙翔跨坐在周泽楷身上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向后仰,周泽楷腾出的手摘掉碍事的眼镜,按着孙翔的后脑贴上嘴唇,那嘴唇很是顺从地分开了。于是周泽楷把孙翔的舌头卷过来毫不怜惜地吮了吮,连着孙翔的喘吅息一起吞了进去。荷尔蒙的气息比预料中要更加强烈,周泽楷的手探进了孙翔的裤腰,隔着内裤抚摸着他的臀吅缝,暗示非常明显。


门被狠狠撞开了。孙翔带着发红的眼尾转过头去,堵在门口的大多是方才打过照面的同僚。


“泄露资料的,果然是你吗?”巨时钦叹了一口气,“你太粗心了。这和你平常的装束差别太大了。裤子的尺寸偏小,上衣却偏大,不抽烟的你衣服上还残留着烟味。最近频繁出入的场所皆归在这位老板名下……想说点什么吗?轮回组的少当家?”


周泽楷把孙翔挡在身后,低垂着眼从腰侧拔了枪。


孙翔轻笑一声,“这是什么诡异的发展情节,挺像杜明看的那部电视剧。”大概在如此千钧一发之际能够毫无顾忌开玩笑的就只有他了。


周泽楷并不打算硬拼,他只是打算把枪放在身旁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下一刻,枪声突兀地响起。奇怪,开枪之人一脸紧张。而中枪之人却波澜不惊。周泽楷想着似乎也不是很痛,随即迎来的便是来自中弹部位的漫长折磨。


“不是真的……”周泽楷只来得及最后握住孙翔愤怒之下持枪的手,然后就再也没动静了。


孙翔盯着周泽楷半晌,随即露出一个算得上温柔的笑意,“也许这样我们就能回去了。”




扣下扳机的那一刻。


孙翔想的是,如果这是真的,也没关系。


我陪你。




















*安心!接下来又是新的世界观,下一棒请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