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

想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杂谈录01

金凯有,时间线为大赛结束十年后。文笔烂,只想讲故事
————————————————————————————

   登格鲁的冬天还是不太算刺骨的,虽然对于刚从四季如一夏的圣空星过来的我来说还是有些温差上的不适,但仍然可以接受。我提着大包小包有点局促地找寻着来接我的人。周围的人群太过嘈杂,不过是些做着小本生意的商贩,竟然能造出这么大声的噪音,这也算是一番奇景。


  “抱歉!等很久了吧!”


  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朝我跑了过来,他戴着一顶有些过时的球帽,帽檐下的金发有些扎眼,想必他应该就是来接我的金先生了


“哎呀,从这么远的地方赶过来真是辛苦你啦!”他说话的语调很夸张,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下不得不把声音提高,但是并不令人讨厌。


  “没有的事,倒是麻烦您专程来接我呀,真是太感谢您了。”


  “没事没事,”他笑着连连摆手“很久没人来拜访格瑞啦,作为挚友知道有人还能来看他我也很开心的啊。”


  “您说的是,那么我们要坐列车过去吗?”嘴上这么讲,其实我还是很不情愿去坐列车的,冬天的列车总是带着一股说不上的异味,就像是幻兽罐头加上五十个体育社的肌肉男的汗臭味。


  “不用,我的女朋友开车来的。”他接过我的行李朝他的女友走去,他的女友看上去挺年轻的,头上的大星星发卡看上去有点滑稽,但她那漂亮的容颜倒也能衬得起这个发卡,相比之下,单身了好几年的我倒是显得有些可怜了。


  “听说您是位作家呀?”金的女友…不对,应该说是凯莉小姐有些狡黠地眨了眨眼,令我感觉有点不自然。“真是年轻有为啊。”


“承蒙夸奖。”坐进了红色的私家车里的我终于腾出手擦了擦汗,“要说年轻有为还是比不上格瑞先生呀,当年赢得大赛时可是在全星系都引起轰动….”我停下了话茬,因为我感受到了气氛的僵硬,他们似乎不是很愿意提起这件事,显然是有些什么不愿回想起的往事,这样的沉闷的气氛,持续了大半路程,我开始懊恼自己的口不择言了。


“就快到了哦。”金开口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我们就不进去啦,请代我们向格瑞问好呀。


    “一定的,真是辛苦你们了,太感谢啦。”厚重的行李重新回到了我的背上,我缓慢地向着那个那栋有些老旧的公寓走去。那所公寓大概在我的孩提时期就存在了吧,那时候在满是贫民窟的登格鲁星上,这样的小公寓已经算是不得了的高级住所了,孩子们平时的娱乐,就是在饭点蹲在这个公寓旁,嗅着香味猜测着这家的主人今天的主食和配菜是什么,然后被父母找到拧着耳朵带回去。光是回忆,耳朵都会隐隐作痛呢。

   现在这所公寓也破败不堪了,曾经的居民早已搬走离开了这里,墙面已经不再有以前的纯白,被小混混们喷上了无数涂鸦。花坛早已破损不堪,也没有人来维修。它也算是一场时代变迁的见证者了。


   我拿着金给我写的房号,敲了敲门,那扇门的表面有点油腻,门把上也积了灰,想必里面的人很久没有出门了。


  ”门没锁,进来吧。“


  从里面传来了格瑞先生的声音,声线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清,但却带着一丝沙哑。跟以前刚赢得大赛时现场直播的声线相比,增添了一份沧桑。


  ”失礼了......“我摘下了帽子,小心地推开门挤进去,行李果然还是带得太多了。

  我见到了格瑞先生,他坐在客厅的躺椅上,曾经那被无数孩童所羡慕的烈斩跟一些废纸箱堆在一起。他那紫色的眼睛有点浑浊,早已没有了年轻气盛时的光彩,怀里抱着一个残破不堪的黑色头箍。脖子上围着看上去一点都不保暖的旧围巾。虽然很没礼貌,但是我还是感到了一阵恶心,这条围巾,已经旧到开始返油了。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让你取材的地方,总之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TBC————————————————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