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

想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周翔】无间双一

第六天!铁血爷们燃烧的爱!

图个叶子啊啊啊!!:

*周翔15天企划,上一棒戳这里:


*看名字就知道梗系列






有你就好了。


周泽楷的额头紧贴着孙翔的,难得有这样温存的时刻,似乎时间在此时静止,只有空气颗粒缓缓游移。


但这,绝对不是最后的结局。这几日的荒唐经历逼迫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自己的新身份,没有任何征兆告诉他们接下来经历的究竟是不是最后的一天。


所以,他们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按照新世界的新身份行事,过完那未知的一天。


如同身陷无尽轮回一般让人无可奈何。


不过还好,他们不是孤身一人。




睁开眼的时候,云朵的影子投在枕边,微冷的空气与淡淡的湿雾感提醒着这正是一个崭新的清晨时分。


孙翔伸出手,张开再握拳。熟悉而陌生的身体控制感,他变回来了。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陌生的房间布置昭示着这场冒险还要继续。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罢了。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这一切?孙翔砸了下床垫,眉头蹙起:


“周泽楷,我们又到了个新地方!”他习惯性转头去看周泽楷,然而身边空无一人。不仅如此,他躺着的是张单人床。


孙翔一下子愣住了。


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天稀奇古怪的历程,可是他和周泽楷从来没有分开过!孙翔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赤脚踩在地板上四处张望着这个房间。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房间,没有任何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他推开门出了卧室查看其它的房间。


周泽楷哪里都不在。毫无疑问,自己所处的是一个小公寓的某室。充满的尽是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孙翔觉得自己此时有些冷静过分了,除了最开始发现周泽楷不在身边的那刻有些慌乱,接下来自己的头脑清醒无比,做出的推断自然而然。总之先要确认现在自己是个什么玩意,然后就去找周泽楷。


没错,一定要找到周泽楷。孙翔下定了决心。


他打开衣柜,眼前是七八件一模一样的蓝色羽绒服。孙翔抽搐了下嘴角,难不成这个世界的自己还有什么强迫症?他把那堆衣服揽到一边,在角落里发现了些日常的服饰,可惜都皱巴巴的不成样子。孙翔向来在意形象,这种衣服他是不会穿出去的,正当他想要再接再厉找衣服的时候,一室寂静被急促的铃声打破,孙翔顺着声音在枕头下面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是闹铃。备注是:起床,今天有分析会。


什么鬼?孙翔简直无语,现在他一片茫然,还管什么分析会不分析会?他翻了翻手机,记录下了X宝上默认收货地址——虽然也就只有一个地址。等会儿肯定是要出门的,要是出门回不来了就惨了。孙翔顿了片刻,随即自嘲地笑了笑,心说自己真是傻了,明天还指不定会到哪个新地方呢,还管用不用回来。


手机里通讯录的号码不多,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最显眼的是那个“巨时钦”。得了,小事情跳过变成大事情的步骤,直接变成巨事情了。可怕。


然而他并不打算拨号过去,开玩笑,万一露馅了就糟了,毕竟他现在什么都没弄清楚,只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疑似有强迫症。孙翔继续探索手机里能够获取的信息。有点奇怪,有最多通话记录的,却没有输入到通讯录里。


孙翔把手机放在一边,然后就看到床边椅子上摊着的衣物,好歹是条西装。孙翔松了一口气,拎起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掉地上了。他低头一看:


皮夹?不……不仅仅是皮夹,压印着的图案和字样足以说明这是何物,孙翔咽了口唾沫,翻开一看倒吸了口气,这玩意果然是警吅察证啊。


内卡上是他自己的脸,背面写着他孙翔的大名,职位是一级警督。


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之前经历过pol的世界观?孙翔翻了个白眼。现在的他不知道警吅察局在哪里,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怀疑。算啦,走一步看一步,还怕了不成?


站在镜子前的孙翔看清了这个世界的自己。嗯,没有太大变化,依旧很帅。只不过……


“卧槽,我这头发怎么烫过啊!???”




与此同时。




周泽楷坐在红木办公桌前,把玩着手里的枪。穿着的西装妥帖地包裹着身体,每一处的线条都恰到好处,量身定做的服装将他的气质衬得成熟了不少,那张脸实在太过出色,只是安静坐在那里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周泽楷根本就习惯了被注视,他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这把枪上。毫无疑问,这把枪是真家伙,而手上的茧又说明着这个世界的自己用枪已多年。周泽楷有些庆幸经历过,不至于让他看见枪那么无措。


“少当家,请问今天的安排?”


看上去有几分像江波涛的手下毕恭毕敬地在旁询问,周泽楷清楚他不是那个熟悉的人,根据自己醒来观察到的来看……这个世界的自己对外的身份是商人,而真正的身份,恐怕是黑吅社吅会啊。


周泽楷感到很心累。


“少当家?”


“你的名字?”周泽楷问。


那人迟疑了一下,老老实实回答:“江洋。”


“你觉得,应该先做什么?”


江洋有些疑惑地看了周泽楷一眼,“这个,随您的心情。”


周泽楷只是看着他。


“我觉得,您还是先把眼镜戴上吧。”江洋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否则兄弟们可能会一下子习惯不了。”


周泽楷拿起手边的金丝框眼镜,慢条斯理地给戴上了,他有些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就没有近视,为什么一定要架着副平光镜呢?


而轮回组组员江洋则在心中不住腹诽,他实在摸不清自家少当家的想法,每周一对着玻璃窗规划一周路线就算了,为什么这次连个说明都没有呢?还是说,果然是要自己先开口询问?


江洋缓缓问道:“少当家,恕我冒昧问一下,您这周走的是什么路线?”


什么什么路线?周泽楷非常茫然。但是心下一动,随即露出一个局促却有些坦然的笑:“失忆。”




孙翔的情况不算太糟,他打车到警察局,恰好遇到了他的同事,那人有点像肖时钦却比肖时钦要丰满许多,孙翔在心里暗想这位一定就是那个巨事情。巨事情笑着跟孙翔打了招呼,孙翔点头示意,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孙翔稍走在他身后半个身位,看上去是半路遇见顺道走,实际上是跟着他到了自己的办公地点。很好,办公桌好好地贴着名字,一看就能找到。孙翔松了口气,习惯性地开了电脑,习惯性输入自己生日,电脑不出意料地开了。正当他想要看看电脑里头的资料之时,巨事情踱步过来:“这回你别想翘了。”随即扯着孙翔去开分析会。孙翔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啊果然这种事情这个世界的我也很讨厌。然后就被拽着走了,没有一点点防备。




“那啥,我要干什么吗?”孙翔问。


巨时钦看着他,移开目光非常轻快地回答:“什么都不用干”


“哦。”孙翔不疑有他。老老实实窝在最后排掏手机玩,这手机还是翻盖的,里头最多能玩个贪吃蛇。孙翔正专心致志玩着呢,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有人打电话过来,孙翔脑内警铃大作,看来电显示是之前那个通话次数很多的号码。孙翔看了眼周围,猫着腰从后门离开。


原本专心致志记录的巨时钦放下笔,望着孙翔离开的背影,表情十分凝重。




“喂?”


“孙翔。”


熟悉声音熟悉的停顿,电话那头是谁孙翔根本不用猜。在一段很长的停顿之后,孙翔轻轻问了一句,


“你在哪儿呢,周泽楷?”




孙翔今天穿的是一件深色条纹的西装,紧贴肌肤的衣料将他的身形勾勒地非常完美,不如说,有些紧身了。裤子似乎有些短了,露出一小截脚踝。


周泽楷很努力地将目光从孙翔的脚踝上移开,然后就看见了孙翔正诠释着什么叫做目瞪口呆。“你……你戴什么眼镜啊,感觉好微妙。”虽然语气很嫌弃,可孙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那点红晕周泽楷没法说服自己忽视掉。


他们约定在一间咖啡屋见面,随即孙翔被一个看着有些像江波涛的人领着到了内室。然后离开并贴心地关上了门。


是的,这家店是周泽楷名下的产业。


是的,内室无人在旁。


虽然他们分开的时间总体而言并不长久,但是似乎如同经过一个世纪般漫长。意料之外的结果是谁都没来及说什么。孙翔跨坐在周泽楷身上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向后仰,周泽楷腾出的手摘掉碍事的眼镜,按着孙翔的后脑贴上嘴唇,那嘴唇很是顺从地分开了。于是周泽楷把孙翔的舌头卷过来毫不怜惜地吮了吮,连着孙翔的喘吅息一起吞了进去。荷尔蒙的气息比预料中要更加强烈,周泽楷的手探进了孙翔的裤腰,隔着内裤抚摸着他的臀吅缝,暗示非常明显。


门被狠狠撞开了。孙翔带着发红的眼尾转过头去,堵在门口的大多是方才打过照面的同僚。


“泄露资料的,果然是你吗?”巨时钦叹了一口气,“你太粗心了。这和你平常的装束差别太大了。裤子的尺寸偏小,上衣却偏大,不抽烟的你衣服上还残留着烟味。最近频繁出入的场所皆归在这位老板名下……想说点什么吗?轮回组的少当家?”


周泽楷把孙翔挡在身后,低垂着眼从腰侧拔了枪。


孙翔轻笑一声,“这是什么诡异的发展情节,挺像杜明看的那部电视剧。”大概在如此千钧一发之际能够毫无顾忌开玩笑的就只有他了。


周泽楷并不打算硬拼,他只是打算把枪放在身旁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下一刻,枪声突兀地响起。奇怪,开枪之人一脸紧张。而中枪之人却波澜不惊。周泽楷想着似乎也不是很痛,随即迎来的便是来自中弹部位的漫长折磨。


“不是真的……”周泽楷只来得及最后握住孙翔愤怒之下持枪的手,然后就再也没动静了。


孙翔盯着周泽楷半晌,随即露出一个算得上温柔的笑意,“也许这样我们就能回去了。”




扣下扳机的那一刻。


孙翔想的是,如果这是真的,也没关系。


我陪你。




















*安心!接下来又是新的世界观,下一棒请接好√

评论

热度(135)

  1. 荼曳紫荼曳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甜食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