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

想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周翔】游乐园

第四天!!今天在游乐园里甜蜜蜜的约会!

安仔_:

孙翔摘下头套长叹了一口气。

旁边一个企鹅扮相的人转头看了过来,孙翔瞥了他一眼,哼地转身向身后的长椅走过去。


距离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孙翔把头套靠在椅背上,艰难地把湿透了的右手从连体衣里伸出来擦了把额头。


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孙翔和周泽楷两人还没从穿越后带来的眩晕感中回过神来,就被顶着鸭舌帽的青年拉进了小黑屋。

被告知他俩是游乐园的员工时,其实孙翔是拒绝的。

开什么玩笑?!!!

提问:游乐园最多的是什么?

回答:熊孩子!

对,孙翔实在无法想象在一堆熊孩子之中怎样才能存活一整天,想他二十岁的大好年华,正值青春年少,理应跟恋人手牵着手甜甜蜜蜜腻腻歪歪地在游乐园过上浪漫的一天,谁要跟熊孩子一起看小熊维尼和他的小伙伴们啊!!


孙翔的恋人现在就静静地站在他身后。


周泽楷伸手碰了碰孙翔的手,被躲了过去。

周泽楷在心底长叹一声,果然这家伙还在闹别扭——

事到如今也就一个字——哄,也多亏孙翔这个性子,直率丝毫不做作,想说的想做的,一切都写在脸上,虽然有时生起气来有些莫名其妙,倒也是个好哄的主。


这边周泽楷还在思考着给孙翔顺毛的策略时,孙翔不干了。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就成你们家员工了??不干!!坚决 不干!!。”孙翔甩手就要出门。

周泽楷一把抓住孙翔的手,伸出食指在他的手掌心里写着什么。周泽楷指甲修得整齐,划在手心里就好像猫咪软软的肉垫抓挠着。孙翔被他搞的顿时软了下来。他能感觉到周泽楷在手心里写下两个字“别急”

孙翔挠挠脑袋,扭头看他队长,虽有不解但本着自搭档以来建立起的信任他还是保持了沉默。

周泽楷走上前去,低声跟面前的青年交流了几句,青年倒是面露为难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后而转身为周泽楷打开了另一扇门。

周泽楷转身交代了句别乱跑就跟了进去。

孙翔忿忿地踹了角落的凳子一脚,心里暗骂说周泽楷你很好啊,当初说好并肩作战,现在又留我一个人,你行。


没过多大功夫周泽楷就推门出来了,怀里还抱着两件黑白相间的衣服,对着孙翔说换上。

周泽楷看孙翔又要发作,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听我的。”周泽楷知道孙翔一向对他有毫无保留的信赖,他们即是情侣又是并肩的战友,怎么有理由不去信任彼此。

果然孙翔瞪了他一眼,夺过衣服就往标着换衣间的房间里钻。

周泽楷面向着换衣间的方向笑了笑,转身走向另一间。


于是就变成了眼前的状况。

孙翔靠在游乐园的长椅上手套着企鹅状的连体衣,伸出“鳍”不停地往衣领里扇风,一副舒爽的表情。

刚摘下头套的周泽楷好笑地看着他,也走了过来。

周泽楷擦了把汗也坐在了长椅上,转过头看他。

孙翔不在意地接着扇扇扇。

周泽楷缓慢地从衣服里掏出小风扇,在孙翔不时往这瞟的目光中递了出去。

孙翔从周泽楷手里抢走小风扇打开电源,清风拂面,虽然额角的汗水依旧不停地往下淌,却也比刚才好多了。

孙翔瞟了周泽楷一眼,看到他脸颊流下的汗水,把小风扇的角度偏了几分,看着他鬓角汗湿的发丝被风吹得扬起才心安理得地闭上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

周泽楷把他这些动作尽收眼底,眼角含笑地盯着抱在手里的企鹅头套。


游乐园人来人往,欢乐的气氛萦绕在整个场馆,来往的人面上带着喜悦,儿童们一手牵着各色的气球,一手牵着父母的大手,不知道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或是父母答应了什么样的请求,又或者被整个活跃的氛围带动起来。在游乐园里,不由自主就被这样的笑脸吸引,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嘴角也染上了喜悦。

除了一种情况。

孙翔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哭闹不停的孩童,想着伸手递给他气球逗他开心却发现手里的气球早就发完了。他急忙掏起了口袋却发现口袋里的糖果也不知什么时候派发完毕。

孙翔这下慌了。

他本就应付不来小孩,从父母那听来自己儿时很早就不再哭闹,即使走在街上不慎跌倒,也只是抹抹鼻子上的灰自己爬起来接着向前蹒跚着行走。也是得益于自己不服输的这种性子才能在那个人才济济的联盟里摸爬滚打,跌的一身尘土却也还能拍拍衣裤站起来接着向前。

周泽楷走到他身前蹲下身来,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几种颜色的糖果递给不停哭闹的孩子,一边安慰他一边问他发生了什么。

男孩逐渐停止抽泣,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跟父母走失了。

周泽楷了然于心,便哄他说“跟哥哥走,找妈妈去?”

男孩霎时眼睛一亮,却又想起什么,摇头拒绝了他”妈妈说,不能跟陌生人走。。。。“

这回轮到周泽楷手足无措了。

孙翔套上企鹅的头套,向小男孩摆摆手,伸出两只鳍就把男孩抱了起来,在头套里闷声说”跟我走好不好,我可是帅气的帝企鹅!!“

男孩被突然抱起来吓得惊呼一声,却又被企鹅扮相的孙翔逗得咯咯直笑。


待到孙翔带着小男孩找到他的父母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向地平线缓缓落下了。

孙翔还套着他一身的企鹅衣服,看着男孩牵着父母的手走出游乐园的背景,还时不时跟他挥挥手告别。

周泽楷站在他身旁静静地看着,等到男孩和他父母的身影隐没在即将落幕的天色中的时候,他拉起孙翔的右手,拽着他往游乐园外跑去。

”等等,周泽楷你发什么神经。。。。“孙翔右手被他扯的生疼,想挣开他却发现根本挣脱不开。

周泽楷好像没听到他说的什么似的,依旧拉着他。

他们一路跑过游乐园的大门,在路人惊奇的眼光中沿着游乐园门前的小街一路奔跑,身旁是匆匆而过的植被,耳边是呼啸着擦过的晚风,入眼的全是染上夕阳色彩的云层。


周泽楷停下的时候,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孙翔跟在他身后停了下来,他俩还套着企鹅形状的卡通衣服。由于衣服的限制,两个人根本跑不快,就好像跟真的企鹅一般,迈着小短腿一溜小跑,滑稽又可笑。

孙翔摘下头套正打算斥责周泽楷没事发什么神经病,还要带着他一起,却发现周泽楷早就坐在了他身前的地方。

周围是一片河堤,并没有什么行人经过,四周也是静悄悄的,偶尔有几声虫鸣,而后归于平静。

孙翔倾斜着身子滑下河堤,在周泽楷身边坐了下来,随手把企鹅头套放在手边,转头看周泽楷。

周泽楷伸手握住他的手,隔着两层布料,周泽楷依旧能感受到手里的温度。他汗湿的头发还粘在额角被远处游乐园的灯光照的闪闪发亮。


孙翔多的是话想问周泽楷——为什么不带他一起出勤,为什么在那个屋子里把自己扔下了。

但是他问不出来。

孙翔生来就是个骄傲的人,听过赞美也收下过讽刺。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他总是看看,然后一笑而之。

只有周泽楷,他们俩的关系里掺杂了太多东西,他们是恋人又是搭档,是朋友又是队友。

孙翔以为自己理所应当是站在周泽楷身边的人,他是最锋利的矛,是为队友扫清一切障碍的矛,因此锋芒毕露。

他低头沉思了几分,然后抬起头来,”周泽楷,我。。。。。“

话没出口就被周泽楷堵了回去——周泽楷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周泽楷一字一句地说:”听我说。“

看到孙翔首肯之后他才接着说,

”孙翔,你很强。“

”你是我见过,最强的战法。“

”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我们是,最佳搭档。“

周泽楷不紧不慢地说着。

孙翔呜呜地反抗,想从嘴里蹦出点什么。

周泽楷捂得更严实了。

他说“孙翔,我喜——”

剩下的话语被漫天的烟火吞噬了。


游乐园刚刚拉开夜晚的帷幕,灯火通明。一束束的烟花从游乐园里窜上夜空,再绽开绚丽的花朵。炸开的烟花零零碎碎地落在四周,衬得周围的星辰黯淡无光。

孙翔看着周泽楷被烟花映亮的半边脸,看他深邃眼里藏着的万千星辰,想着就算没听到刚刚那句周泽楷说的什么也值了。

周泽楷看着烟花在孙翔眼底绽开的细碎光芒,低头吻了下去。


他们在盛世的烟火下接吻拥抱,他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搭档——他们并肩作战,以锋利之矛破开一切防御,以冰冷子弹击败一切对手。


何其幸哉。

                                                                                           —END—

QAQ因为家里人生病住院忙的头都大了。还好赶上了今天的份。

下一棒接好√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啥了,就像写写少女心爆棚的东西想来想去就只有游乐园了,这种少女漫的风格一点都不适合双一好嘛!!!]

评论

热度(100)

  1. 阑YAAAAAkek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