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

想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周翔】二息步行

听歌脑洞大开系列,BE妥妥的,致郁向,慎入
不虐翔翔浑身难受综合症
副标题——论爱丽丝综合症患者的治疗项目及重病患者临床报告表
==========Let's Party!!=================

      凌晨五点三十,房间内的电脑还开着机,略微刺眼的光屏与周围的黑暗相衬显得格格不入,空调也还在不眠不休地“嗡嗡”运作着。厚重的窗帘将阳光死死抵挡在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并不浓厚的蚊香味,和夏季独有的汗水味夹杂在了一起。木质地板上随意地扔着几件衣服,床上的二人,相拥而眠。
      周泽楷是一位爱丽丝综合症患者,这个病挺中二的,患者大多是儿童,病发时会感觉周遭的事情忽然变大,或者忽然变小,并出现空间扭曲的视觉效果,产生短暂的眩晕感。周泽楷是从五岁开始患上这个病的,当时并没有引起重视,本应长大一些后会康复,但没想到这个病一直拖到他22岁都没好,他倒也不以为然,反正不会影响他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时沿街的物体一直变一直变还挺有趣的,但江波涛不乐意了,江波涛和周泽楷从小就是邻居,为此波涛大大吃了不少苦,因为年纪比较大,小时候江妈就老让江波涛多照顾着点周泽楷,但周泽楷动不动就一声不吭地一巴掌往他脑门上招呼,追问后理由清一色都是因为他的头上有一只巨型蚊子。被打还不能还手了!江波涛欲哭无泪啊,终于在周泽楷20岁时再一次往他脑门上招呼的时候爆发了:“周大少爷啊!!”江波涛这一嗓子把整个财务部的人都吓坏了,“我求你去治治你的病吧!!你再不治你的病我就要去治我的脑袋了啊!!!”嚎了几嗓子后不顾方明华和吕泊远的阻拦泪流满面地一顿撒泼打滚。之后当事人情绪冷静下来有些尴尬地给了周泽楷一张整个H市唯一一家治疗相关病症的私人诊所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然后迅速将人送出公司大门。周泽楷站在门外,神情有些复杂,思考了一会后,还是将好友给他的那张联系方式撕了个粉碎。
      周泽楷不想治好自己的病,倒不如说周泽楷是为了一个人才不想治好自己的病。     
      20出头,帅气英俊年少有为,创建了H市最大的贸易公司轮回的总裁周泽楷,可谓是万千少女大妈心目中的标准男神,但是大众男神周帅帅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他有一个恋人,性别男,还是他的病症产物,名唤为孙翔,脾气不好,跟个小狮子似的,长得比周泽楷高,还老爱爆粗口。孙翔是在周泽楷19岁时出现的。那天晚上,懵懂无知的思春期少年周泽楷做了个春梦,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怀里多了个人,以为自己还在梦中,就半梦半醒地抱着怀里的人来了一发,隔天中午彻底清醒时看着赤身裸体的自己和同样赤裸着的褐发少年吓飞了,那个少年反而挺冷静的,没说啥别的,给自己和周泽楷倒了杯水后简单地介绍了下自己。周泽楷小口小口地喝着水观察着对方,很快,他发现那个自称孙翔的少年周围的空间,一直呈现着扭曲状,而且由无数个马赛克组成,“是自己的病症发作。”得出了这个周泽楷开始莫名其妙地养起了孙翔。
      街转角1202号甜品店里的芒果慕斯,孙翔很喜欢吃,经常缠着自己给他买,周泽楷有些好笑,明明是病情加重衍生出的幻觉,怎么就会吃东西呢?不过周泽楷倒也不在乎,一块小蛋糕而已,放一晚上后家里的保姆会收掉的。提着蛋糕进门的时候,孙翔会准时出现在门口,扭扭捏捏地和周泽楷交换一个深吻,偶尔也会和他一起去洗个澡,再一起打打游戏,最后来场睡前运动。对此周泽楷本人并不排斥,他本来就不讨厌同性恋,而且家里多个小男友也没啥不好的。只是,周泽楷蹲下换鞋的一瞬间,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每次靠近孙翔时,都会有一种如同周围的氧气都被隔绝到一丝不剩的强烈窒息感。这感觉很不妙。
      大约三个月左右后,到了工作的高峰期,周泽楷更加忙了起来,有时一两个月在家待不了几分钟,病发的次数也减少了。偶尔会想起孙翔,也仅限是想起,随即又会马上思考起别的问题。不过,在午休时,周泽楷接到了家里座机打来的电话,竟然是孙翔打来的。
      孙翔:“周泽楷你啥时候回来啊?那个游戏翔哥我都一个人刷到75级了。”
      周泽楷:“忙。”
      孙翔:“废话我当然知道你忙,那也得回来歇会啊!你他妈是个人,又不是工作机器。”
      周泽楷:“......你好烦。”
      周泽楷也是好几晚没睡了,头晕晕乎乎的还不能停止思考,心情自然也不太好,还没等电话另一头的孙翔反应过来,就冷冷地丢下了一句:“你不过是我的病发妄想。”后,强硬地挂断了电话。他有些烦躁,经过这几个月的繁忙后,他对孙翔,对自己产生了强烈的怀疑。自己这是在做什么?跟一个病症发作妄想出来的幻觉谈恋爱?这简直还不如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就连他们的没一次拥抱、接吻、互动和通话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似乎是为自己的愚蠢行径感到了震惊,周泽楷有些自暴自弃地躺倒在办公室沙发上,将并未显示过通话的手机随手甩到了一边,抬起左臂蒙住了自己的双眼,感受到了周围的空间开始无限放大,气压也逐渐降低,墙上那被放大到可怕的挂钟上,指针歪歪扭扭地指向了下午五点三十分。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切了。
      孙翔觉得自己的诞生太憋屈了,哪有幻觉一出生就被操的?但不得不说,他觉得自己被周泽楷创造出来真是太好了,毕竟周泽楷完全地接受了他,赋予了他思想,并让孙翔依靠着他的气息进行呼吸作用存活,虽然周泽楷本人对此貌似并不知情。孙翔有时也会思考,自己的思想真的是自己的吗?现在自己所想的,是周泽楷的病发还是自己的思索?假如不是自己的,那自己究竟是活物还是死物?翻来覆去地想了好几遍,觉得头疼,只好放弃了对自己更加深入的研究,但是,孙翔隐隐约约地感觉,自己的存在,是个错误。
      周泽楷回来了,身上的西服有些皱巴巴的,看样子是好几天没换了。头发凌乱得很,翘起了好几根杂毛。好看的杏眼下面也泛起了乌青,应该是因为彻夜未眠,看得孙翔心疼得要死,上次的脾气也没了。不管怎么说,能看到周泽楷,孙翔心里还是高兴的,虽然没有特别表露出来,但依旧迫不及待地嘴角上扬着伸手去抱住了他,周泽楷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也温柔地笑着回抱住了孙翔,然后,将藏在袖子中的美工刀准确无误地刺进了孙翔的肺部。“我去看过医生了。”周泽楷松开了孙翔,语气平静得跟往常聊天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孙翔的身上被他捅进了好几把美工刀。“病症,很稀少。”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擅言辞,孙翔翻了个白眼:“哦?那我他娘的是不是还得祝贺下你得了个世间罕有的病?”语气依旧嚣张到欠揍,孙翔懒得去管周泽楷复杂难看到不行的脸色和发红的眼眶,也没管身体被捅得血肉模糊的事实,虽然他的本体也没有血液。“我想治好它。”啊啊,孙翔明白了,是被下逐客令了啊,感觉有些难过,踌躇了一会,两人都没有开口,时间还在缓缓流逝,周泽楷已经快站不住了,从他将第一把刀捅进孙翔的身体里时,就感觉周围的事物开始了急速的变化,鞋柜、餐桌、花瓶等,不停地猛烈膨胀又迅速地缩小,氧气也渐渐没有了,感觉自己站在真空状态下一般,腿一直在发软,头晕眼花得要命,他暗暗地握紧了拳头,指甲嵌进了肉里,强撑着与孙翔对峙着,自己一定要撑到,那个“时间点”。
      五点三十分的钟声敲响了,孙翔认输似的垂下了环抱在胸前的手臂,笑了,一把一把地讲插在自己身上的刀扯出来,扔在了地上,刀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生锈。他往前走了几步,扯着周泽楷的领带,俯身吻了下去,缓慢地用舌尖将自己的唾液和氧气过渡进了周泽楷的口中,并轻柔地舔舐刮擦着对方的口腔内壁,动作温柔到不行。“这是你教我的。”周泽楷被吻得头皮发麻,却觉得周围的家具不再发生变化,呼吸也顺畅了。“这是翔哥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一点事了。”孙翔松开了他,脸上的笑有些苦涩,“究竟是呼吸着谁的氧气存活下去的呢?”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在问谁,周泽楷想开口说些什么,却两眼一黑直接晕倒在地上。
      醒来时是凌晨五点三十分,周泽楷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背后依旧是微凉的地板砖的触感,大概是前段时间太劳累了,所以一到家就放松下来睡着了吧。这么想着,周泽楷扶着自己的脑袋慢慢坐了起来,“奇怪......”他皱了皱眉,大脑跟炸裂了一样疼,“我买了......这么多美工刀?”地上,静静地放置着五把美工刀,刀尖上泛着银光,显得格外寂凉。

评论(12)

热度(55)